首页 > 鞍山少年宫 > 军事迷 > 古代战史 > 正文

布汶战役战前是怎样的?发生了什么

约翰撤退到英格兰本土的这几年,执政趋于暴政化,对于金钱无休止的贪婪,使得他的鹰爪触及了英格兰各地,牢牢吸着经济的血脉,再加上个人性格的喜怒无常,残忍暴虐,驱散和流放了许多达官要人,在宫廷之内,没有人愿意和他接近,他几乎就是孤家寡人。 更重要的是,在他心里,始终有着一个结打不开,就是他丢失了父辈们建立的广大领土。这样的情节使得约翰不能将雪耻的动机转化为强国富民的良政,反而是极端化的极权手段,这就让他在暴君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1213年,“无地王”约翰和教皇英诺森三世和解,并获得教廷的庇护,成为教廷的宠儿;相反,法兰西国王腓力二世被耍了一通,既没得到教皇承诺的英格兰封地,反而在达默海战中丧失了自己的海军舰队,几年之后元气才恢复过来。因此,这个阶段,对约翰来说,是个人信心爆棚的时机。

因此,约翰搬出他的王室金库,用金钱打通了欧洲大陆的一些贵族,尤其是法国方面的贵族,以期在自己进攻法国时至少不会获得抵抗。约翰计划在1214年夏天从两条战线上进攻法国,一条战线由他自己带领,麾下有英格兰的贵族以及图卢兹伯爵,布洛涅伯爵组成的盟军,另一条战线则是约翰的侄子,神圣罗马皇帝奥托四世率领,这位皇帝行军的阵势可不小,麾下吸纳了几乎除英法之外西北欧所有有名的贵族。

1214年的2月9日,约翰率领这他的东征大军从朴茨茅斯海港出发,随行的有许多高官贵要,还有许多珍奇异宝,几乎把这几年征收的税金全部抬到了船上。2月15日,约翰登陆拉罗舍尔,由于此地与英格兰通商的缘故,市民们过着富裕的生活,因此,约翰的到来受到市民的热烈欢迎,一周之后,方圆50英里的地区内,有超过12座城堡向约翰投降,出师大捷。

image.png

随后,约翰在普瓦图和阿基坦地区开始拉拢人心的行动,寻求对自己事业支持的贵族。行动进行的很顺利,约翰相继取得了不少贵族的支持,大部分都是通过重金贿赂的手段,但是,这样的友谊能够坚固吗?但是,为了保证自己作战时后方的稳定,他还有争取另一位大贵族的支持—吕西昂家族。约翰同吕西昂家族积怨已久,当初正是约翰抢走了吕西昂家族的娇妻,也就是约翰现任的妻子伊莎贝拉,这导致吕西昂家族失去了本该继承的大片土地,令该家族一直对约翰怀恨在心。但是,或许时间是解决一切伤痛的良药。约翰再次与吕西昂家族交涉时,没有约翰想象中的那样的激烈的反抗;相反,利益的诱惑是沁人心脾的,约翰将自己的女儿琼许配给休十世的儿子,两家因联姻破裂,又因联姻和解,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1214年6月上旬,英格兰的军队进抵南特重镇,这是个关键的胜利。约翰趁着胜利的喜悦,一鼓作气攻克了安茹首府昂热,夺回了故乡之地,直逼罗舍奥姆瓦城堡,兴建于1203年的罗舍奥姆瓦城堡是巴黎的门户,一旦被英军攻克,前往巴黎的路便畅通无阻。面对英军来势凶猛的进攻,腓力二世派出了自己的儿子,年方二八,被人称为“狮子”的路易王子,路易王子在都兰集结了自己的军队,并在7月2日抵达罗舍奥姆瓦城堡。本来一场恶战在即,但围攻城堡队伍中的法国贵族拉马尔舍伯爵及其属下的将领却做出了令约翰始料未及的举动,他们拒绝与这位王子交战,因此选择了撤退。这狠狠的一个巴掌又让约翰体验了一把背叛的滋味。自己辛苦建立的同盟,如今却隐隐显露裂痕。为了不必要的失败,约翰率领英军撤退,回到了大本营拉罗舍尔,心情焦躁不堪。

而这些战役只是大战前的开胃菜,一团笼罩在法国上空的战争阴云正在慢慢聚拢。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小轩